在愛爾蘭,住比較偏遠地方的屋子是沒有地址的。那如果有人想要寄信給屋主,要怎樣才可以收到信?這一次招待我的民宿主人,”White-beard”Charlie白鬍子查理,幫我解開我的疑問。
Charlie告訴我,他們的地址只會寫主要道路,而當地郵差幫每一戶的人家都取了"Nickname",因此當郵差來的時候他會大叫每一戶不同的Nickname,讓大家來收自己的郵件,因為小鎮很小,基本上每個鄰居都互相認識,鄰居A家生小孩,或是鄰居B家的狗走失,馬上就會在小鎮間傳開。既然郵差也認識每個人,就不用地址也能寄信囉!
Charlie本身是一位大學教授,他說他很愛鄉村(雖然對我來說,愛爾蘭到處都是鄉村),但是比起都市,他更愛大自然的奔放,他的音樂家兒子也在這裡孕育出許多膾炙人口的鄉村音樂。Charlie不單單只是大學教授,更是一名心理學家,如果大家有看”lie to me”這齣美國影集,劇中的主角是依據一位心理學教授刻劃的,Charlie說他與這位教授就是好朋友,這位教授運用了臉上的"Micro-expression"來判讀人的潛意識心態,藉此來判斷對方說話的真偽,而Charlie則根據對方的聲調跟肢體來判讀,不過他說到,因為不同文化會讓人有不同的臉部肢體表情,還有習慣的反應,所以在揣摩每個人之前,還是要先觀察,先聆聽,了解對方表達的習慣,不能用同一套標準看判斷一個人。
 
跟他聊天過程裡,就像打桌球一樣一來一往很自在,而他對台灣這塊土地也很有興趣,好奇我一個來自台灣的”小”女孩(他覺得我只有25耶),怎會遠赴重洋跑去美國,駐留墨西哥,現在又來到愛爾蘭?我回答,我覺得世界很大,我想感受世界是個地球村的感覺,沒有再分你跟我。對我來說,台灣是我的家,世界也是我的家,能夠自由停駐的感覺很好,我的心很小,同時我的心也很大。他聽完告訴我,” You are so special”。他說,不管未來我會落腳在哪裡,他會記得有一位這樣特別的女孩輕輕的,像一陣風一樣,在他的屋子裡短暫的停留。
 
我很喜愛這樣的深度旅行,跟人聊天去了解其他人怎麼看待這個世界。讀萬卷書,不如行萬里路,而對我來說,行萬里路,又不如與周遭人愉快的談天說地,透過聊天,我更豐富了我的眼界。
Charlie不只提供很棒的住宿,也教會我”聆聽”的重要。那一晚我們最後都同意,旅途中,最美的是人心:)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utedemi1010 的頭像
cutedemi1010

demi's suitcase

cutedemi1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